如題~

妾髮初覆額,折花門前劇。

郎騎竹馬來,繞床弄青梅。

同居長干里,兩小無嫌猜。

十四為君婦,羞顏未嘗開。

低頭向暗壁,千喚不一迴。

十五始展眉,願同塵與灰。

常存抱柱信,豈上望夫臺。

十六君遠行,瞿塘灩澦堆。

五月不可觸,猿聲天上哀。

門前遲行跡,一一生綠苔。

苔深不能掃,落葉秋風早。

八月蝴蝶來,雙飛西園草。

感此傷妾心,坐愁紅顏老。

早晚下三巴,預將書報家。

相迎不道遠,直至長風沙。

【翻譯】

我的頭髮才剛好蓋住額頭的時候,常折下花兒在門前遊戲。

你把竹竿當馬兒地騎來騎去,我們兩人繞著井欄追來逐去。

你我同住在長干里內,小兩口感情融洽,沒有半點兒的猜疑和忌諱。

十四歲的時候,我嫁給了你,成了你的妻子,羞澀的容顏始終不曾舒展開來。

坐向暗暗的牆壁邊,低垂著頭顱,任你喚我千遍萬遍也不肯回過頭來。

十五歲的時候,我才開始舒展眉頭(心情開朗),不再那麼羞澀了,希望像塵和灰那樣,和你永不分離。

我常常懷著至死不變的信約,那料到自己竟然成了「望夫臺」的主角,不斷地望你回來,盼你回來。

十六歲的時候,你離家遠行,要渡過那極端危險的瞿塘和灩澦堆。

五月江水上漲,處處艱險,瞿塘實在難以接近,猿猴的哀啼,一路響徹雲霄。

門前行走的足跡,因為久無人行,到處長滿了綠苔。

綠苔逐漸地深厚,都難以打掃了,今年秋風似乎來得特別早,落葉紛紛飄落。

八月裡,蝴蝶雙雙飛來飛去,在那西園的芳草叢上下翔舞。

這樣的情景真讓我感懷,讓我傷心,也徒然地讓我愁煩美麗的紅顏會逐漸衰老。

夫君哪!你什麼時候要離開三巴往東回來,不要忘了先寫封信回家通報啊!

我一定會不怕路途遙遠前去迎接你,一直走到那七八百里遠的長風沙那兒呢!

【賞析】

這首詩與前一首同是寫商婦的愛情和離別的詩。清人章燮在《唐詩三百首注疏》中說:“二章詞意,前後層次,一綫貫通,不可折斷,直作一首讀可也。”詩以商婦獨白的手法,抒寫了她對遠出經商的丈夫的摯愛和思念。詩從商婦望夫不歸說起,一層一層,直到自憐自恨而止,凄切幽怨,纏綿感人。

【成語】

兩小無猜、青梅竹馬。

註:這首詩可能會出現在閱讀測驗裡,需注意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ya 的頭像
saya

jn43210

s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