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題~

錦瑟無端五十絃,一絃一柱思華年

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⑤託杜鵑

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

此情可待成追憶⑩,只是當時已惘然

【註釋】

錦瑟:有文飾的瑟。

②無端:沒由來,沒道理。

③思華年:想起自己的年齡。

莊生曉夢迷蝴蝶:意思是說莊子夢見自己成了蝴蝶,但是卻不知道是莊子成了蝴,還是蝴蝶成了莊子。

⑤春心:希望青春永駐的想法。

⑥託杜鵑:化成杜鵑,喚叫春天。

滄海:大海。

⑧珠有淚:在明月之下珠子好像眼淚。

⑨玉生煙:玉氣生煙。

⑩追憶:追念。

⑪惘然:茫然。

【翻譯】

 

【賞析】

 

詩題「錦瑟」,是用了起句的頭二個字。舊說中,原有認為這是詠物詩的,但近來注解家似乎都主張:這首詩與瑟事無關,實是一篇借瑟以隱題的「無題」之作。
起聯兩句,「無端」,猶言「沒來由地」、「平白無故地」。詩人是說,錦瑟啊!你幹什麼要有這麼多條弦?
「一弦一柱思華年,」關鍵在於「華年」二字。意思是:聆錦瑟之繁弦,思華年之往事。
頷聯的上句,用了莊周夢蝶的典故,下句中的望帝,是傳說中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,名叫杜宇。後來禪位退隱,不幸國亡身死,死後魂化為鳥,暮春啼血,其聲哀怨,名為杜鵑。莊周夢蝶與杜宇啼春,和錦瑟又有什麼關聯呢?原來,一曲繁弦,驚醒了蝶夢;錦瑟哀音,,如杜鵑之啼苦是也。
緊接著「滄海藍田」二句,皆出自美好的民間傳說。滄海生珠,藍田產玉,都代表了一種異常美好的理想景色,在「韞玉山輝,懷珠川媚」的啟示和聯想下,呈現詩人對愛情的憧憬和嚮往。
尾聯攏束全篇,明白提出「此情」二字,與開端的「華年」相為呼應,詩句是說:如此情懷,豈待今朝回憶始感無窮悵恨,即在當時早已是令人不勝惘惘了。

打開錦瑟一看,真不巧它也是五十條絃,因此瑟上的每一根柱每一條絃使我想起自己的年華來。在我一生之中,就如同莊周夢蝶般,似真似幻,大有人生若夢的感覺。我也曾有過像望帝一樣的情感,期望青春永駐,於是化作杜鵑鳥喚住春天,但春天畢竟離我而去。回憶往事使我想起悲痛的事,不禁愴然淚下,彷彿置身在滄海月明之下,是珠光或是淚影呢?有時,想起舊時的樂事,也抑不住有喜氣洋洋,就如同藍田日暖,玉氣生煙。但這些情感,只能成為回憶中的資料罷了,只是當時為什麼遇事茫然若失,以致一步錯,步步舛錯呢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ya 的頭像
saya

jn43210

s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pple136156
  •   錦瑟
    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
    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鵑。
    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
    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
    只有經歷情傷才能寫出這首詩,也只有經歷情傷才能了解詩人的痛。
    琤琤琮琮的琴瑟聲,勾起了我對你的回憶,誰說琴瑟只該25絃?可我心中尚有心弦。內外絃韻,錯綜繁複,無端挑撥我對你無盡的思念,回首往事,低迴激蕩,只能回味你我那情傷的逝水年華。音樂攸揚,我竟不知己身之所在,恍惚進入與你初戀的夢境,如莊周迷夢蝴蝶,我已分不出究竟是我夢見了你,還是在你的夢中我與你相會,好夢由來最易醒,我但願化作杜鵑飛到你的身邊,呢喃地頃訴我對你的思念。
    愛有多深,思念就有多深,思念多深,淚水就有多深,每想起你我就會哭,哭你我愛情沒有完美的結局,但想起你未來的幸福,我也會哭,在茫茫大海裡,我那晶塋的淚珠,映著夜光閃閃發亮。愛人哪!當你在夜裡,在海邊見到閃鑠的波光,那或許就是我的淚;淚水迷濛了我的眼,朦朧中我不見了你,宛如那日照藍田白玉,氤氳彌漫,影影綽綽,我似感覺你的存在,終卻觸不到你。因著造化弄人,我愛你,卻又不得不離開你,如今只能在我內心深處,把妳偷偷地收藏起來,讓自己繾綣在無盡的黑夜,去回味那段想妳的孤寂…
  • 阿瓊
  • 看了許多「錦瑟」的翻譯,只有apple君翻譯的最接近「情傷」。但翻譯時太執著於「典故」的意思。其實作者有時真用典故(例如:五十弦瑟為悲傷的樂器),有時只是假借典故(例如:莊周夢蝶,其實只是敘述蝴蝶(愛情)與美夢的關係(參照下句:杜鵑悲晚春)。一般翻譯中最令人詬病的是曲解「藍田日暖」為藍田種玉。藍田玉是貴重的玉(比喻愛人),本句與「滄海月」相對。滄海不見得真是「海」,只是地名與「藍田」一樣,所以也不要咬著「鮫人淚成珠」的典故不放。

    一時手癢,交換心得(原詞下為摘要),看看翻譯是否符合完整故事的結構,並符合原詞的文理。

    《錦瑟》 李商隱

    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
    (五十弦的古瑟,其音過於悲傷,伏羲改為二十五弦)

    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託杜鵑。
    (蝴蝶消逝於夢醒,杜鵑悲泣于暮春)

    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
    (男兒淚宛若明珠,藍田玉已成雲煙)

    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

    翻譯:

    情傷 BY 阿瓊

    是誰?毫無端由的,在我身上束縛了五十道枷鎖,禁錮我的心靈,把我變成只能吟唱悲歌的錦瑟。望著那一道道的傷痕,一遍又一遍的唱著我的青春。

    我純真的戀情啊!在美夢破碎前,已先行悄然離去。任憑我悲泣哀求,再也不能多留片刻。

    每個夜晚,我默默滑落的淚水,在淒清的月光下,宛若珠串。一次又一次的絕望中,總算明白,我苦苦追逐的背影,已如雲煙消散風中,永遠不可復得。

    也曾試著將這段苦澀埋在記憶深處,留待日後可以笑著回憶。只是每當往事在毫無防備中驀然浮現時,不禁迷惘著,為何我的心依舊牽掛?在多年以後。